您的位置:首页 > 汽车 > 正文

闽侯孔源村养蜂人家:花在哪家就在哪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19-09-19

蜂王要比普通的工蜂长三分之一,一个蜂箱只有一只蜂王

东南网6月29日报道:(海峡都市报记者朱丽萍/文黄启鹏/图)“只能不停地迁徙,去守住下一片初晴花季。”

正如诗中描述的,对于大部分的养蜂人来说,花在哪,家就在哪,漂泊是他们生活的主旋律。因此,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名字“追花人”。

六月的闽侯孔源村,山谷吹来夏风,山上花开一树接一树。在这少有外人问津的山间小路上,再没有人比林钟寿更在意这些花了。不久前,他和他的10多万只蜜蜂,刚迁回这个养蜂场,这次他要赶的是乌桕(jiù)花期。

20日上午,记者走进这个养蜂人家,体验“花样生活”,探秘“六角王国”。

两只蜜蜂正在蜂巢吐蜜,神奇的六边形蜂巢是仿生学的研究对象

让人发怵的蜂群

顶着烈日来到老林的养蜂场,远远看到一栋10多平方米的简易房,那就是他浓缩的家。

刚一下车,记者的脚被蜇了两下,顿时肿起两个大包,又疼又痒。“用肥皂水洗洗就好了”,老林打趣说,“蜂毒对人身体有益,不少人推崇蜂疗呢,只要脸不被蜇到就好。”

老林说,他最多时一天要被蜇上百次,现在也经常被蜇,也会疼,但不会痒和肿了。

靠近蜂箱后,记者发现这是一次考验胆量的体验。烈日下蜜蜂漫天飞舞,密密麻麻的让人发怵。

在老林的指导下,记者小心翼翼地打开蜂箱,成百上千的蜜蜂嗡嗡而动,让人不寒而栗。老林宽慰说,只要不被侵犯到,蜜蜂是不会轻易袭击人的。

老林利索地抽出一片蜂巢,轻轻地将蜂板上的蜜蜂抖落,拿起小刷子将蜂板上的蜂蜜扫下……记者依样画瓢也伸手去取,所幸蜜蜂没有“生气”,这让记者稍稍松了口气。

有的时候一天要被蜇上百次,林师傅已经习惯了

神秘的六角王国

蜂巢由无数优美而规整的六角柱状体组成,巢中被封盖的是自然成熟的蜂蜜,红褐色的是花粉。老林说,蜜蜂非常聪明,它们用最少量的蜂蜡建成蜂巢,占有最大的空间面积,而结构稳定性却最佳。

“蜜蜂王国是一个纯粹的母系社会,蜂王是蜂群中唯一能正常产卵的雌性蜂”,养了45年蜜蜂,老林一直觉得蜂蜜的世界充满乐趣。

他指着蜂群中最大的一只蜜蜂说,“蜂王受到整箱蜂蜜的爱护和尊重,它走到哪里,众蜂都会给它让道,而且一个蜂箱里只能有一只蜂王,否则就会分家。”

老林告诉记者,在蜂蜜王国中,由蜂王、雄蜂、工蜂组成。蜂王寿命从5到7年不等,雄蜂寿命从28天到50天不等,雄蜂生存的唯一价值就是同蜂王交配,一生只为这一次。

蜂王会选择风和日丽的日子,带着蜂巢里的几百甚至数千蜜蜂飞到外面。蜂王将力量不支的雄蜂甩掉,最后它只和追上它的雄蜂交尾。雄蜂与蜂王交尾完毕后,生殖器折断在蜂王体内,不多时便会死去。只有8~10只雄蜂能获得交尾的机会。蜂群中数量最多的是工蜂,工蜂寿命38天到180天不等,短暂的一生任劳任怨。

本报记者戴上防护工具,体验养蜂人如何取蜜

养蜂人的艰辛与孤独

老林是养蜂世家,他的父亲也是养蜂人,这家蜂场是老林哥哥林钟煊的。

老林回忆,儿时蜜蜂就是他的好伙伴,他16岁开始养蜂,到如今已经整整45个年头。“2月份,到长乐、福清等地赶野桂花花期;3月底到漳州赶荔枝、龙眼花期;5月初到莆田赶龙眼花期;6月回到福州赶乌桕花期;9月底10月到福州北峰采茶花;10月底又到莆田以及福清赶枇杷花期;12月到永泰赶梅花花期。”老林细数着一年的行程。

回想起这些年与蜜蜂为伴的日子,老林说,有苦有甜。苦的是,终年四处奔波,除了住宿简陋、蚊虫叮咬、冬冷夏热外,还要承受没有家人陪伴的寂寞;甜的是,因为多年来勤于钻研养蜂技术,已与蜜蜂建立起深厚的感情。

不过,家族的下一代却没有人愿意再受这个苦,“养蜂世家”或许要断层了,这多少让老林觉得有些遗憾。

懂得蜜蜂的习性,林师傅能轻松地让蜜蜂围满自己的手

蜂箱通常摆放在野花多的山路边

作者:朱丽萍黄启鹏图


相关阅读:
澳门皇冠 sznbx.com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